您现在的位置: 西普陀寺 >> 佛教文化 >> 推荐佛学文集 >> 正文
站内搜索:
四宗要义讲记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互联网    点击数:9625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/5/9

亲见教师法尊泽讲

弘悲记

(1)小乘的有部和经部,大乘的唯识和中观,称为(四宗)。《四宗要义》一名,是译讲者给取的。按法尊亲教师于一九四九年三月在成都译出讲第一次,同年六月在重庆汉藏教理院讲第二次,记成名《四宗要义讲记》,全稿当时是讲者阅正遇。(四宗并不是四个宗派,是我们学法的四个阶段。)

(2)我们认为:中国佛教至今还存在着严重的、历史性毛病,即:思想和理论上的混沌性—分不清敌(外道)我(佛法)的界限,抓不住佛法的核心;行为上集体的浑浑噩噩,自私自利和个人的马马虎虎,得过起过,情意的讨便宜,不实际和好高骛远等等。“四宗要义讲记”恰好针对这一些毛病起着启发性和战斗性的作用,所以将它发表。但是,宗派争执的剧烈,也是佛教徒最严重的缺点,如果因为读此而加深了自己无谓的成见,那是不合符的,我们底愿望。

弘悲

一九五一年八月一十五

叙说分

第一章   本书的来源

“四宗讲义”摘译自土宫呼图克图(八大呼图克图之一)的巨著“土宫论”。土宫,正名法日,乾隆时清海人。因他位崇高,人尝有“掌印呼图克图”之称。据传:土宫求学于三大寺之一的色着寺时,常到寺后“扑布觉”茅蓬去学法,堪布(寺内住持)不惬其行,地曰当众宣称,谈到讲佛法,三大寺还不够专门吗?但有人反到扑觉去,谁知那里干的一滴水也没有呢?这话固然够讽刺了,但事实了有力的反驳,一年冬天,土宫当来立宗,所有问难者都遭到“捷舍契”(注一)的失败,而土宫却连一个" "(注二)也没有经过,于是土宫说:我在扑觉干岩上就得到了这个!

土宫论以三大段组成,前段述印度佛教宗派,中段述西藏佛教部别,末后西段也曾约述中国等处佛教的情形.这里稿译的"四宗要义"即其 于印度佛教宗派之叙述者.

我们读其它的书籍,如俱舍论等或者因为部  广,智慧 择力的不够,结果很难得到一种拒要的认识,即如“异部宗输论”“宗派源流”等于部派的专书。因其叙述烦琐,孔子不能给人完整统一的知见,四宗讲义,则从基本上提示各派间“见”的果同,虽有不谈“行果”的短处,但在开显宗派见这方面说来,实在是一种拒要又拒要的实典呢!

第二章  本书的内容和任务

第一节  从佛法非佛法的标准说

佛教和外道的不同,凡夫有三说:(一)主见论,即最古的主张,谓承三法印即佛教徒,反之即外道;(二)主藏论,即阿底峡,(注三)等主张归依佛教徒,否则即外道,(三)见性综合论,即既须归依三宝,又能正详三法印的才是佛教徒。

三法印,是楷别内,外道的标准,为了说明内,外道底见的不同,这里必须把三法法印说细个大概;

第一个法印,诸行无常,现在问值什么是“诸行”?怎样叫无常?即无常的“行”究竟是些什么?这所谓诸范围究竟有多大?而这些的诸行又何以是“无常”的?问题为什么要这样提呢?因为我们不首先确定无常物、范围、标准一步探讨它所以是无常的那种正因,那就那怕我们终日说诸行、诸行;无常、无常。结果仍将跟古德谈刺讲“空”空不出理由来,天台家讲“即”即不出明堂来的所谓“鼠即”“鸟空”的情形一样,是不会有什么决定性认识的。

通常说“行”就是有为法。有为法是什么呢?不外色、心、心所,四不相应行。今试研究,色法,四法四不相应行法,是不是都是无常的呢?在一般人的感觉中,从眼所见的一点粗色上说,或可觉为无常,若,内身色、内心行和欲天、静虑、无色界等境界,则可能根本没有无常的感觉。就说我们学佛法的人吧,虽经内身,外色及心里活动或能稍觉无常,但对于上二界的情况,(定境)除止于研究揣度之外,恐怕也不能真现无常于自心呢?至于心不相应行研究是什么东西?我们尚不容易现于平常的感觉中,还说什么无常呢?这样,我们如果委实研究起来,除了对于粗业现象或事物,如塌房倒屋之类,可能发生粗业的无感觉以外,对于细的事物和细的无常,都是不容易的,比方,我们智慧分析估空间性的物体至于“极微”,分析有前后性的时间至于“刹那”,我们就能确知极微可坏,刹那不实?对于极微,小乘根本是以常住实有的观念处理它的,如沙婆多部说世界坏而极微不灭,它们散布在虚空中渡过“空 ”到世界成的时后又由众生业力召聚得来还为各式具体活动的粗色,这个说法,一方面以业力为主动,但事实上亦即确定了那具体现象的原素,仍为常住不灭的极极。复次,我们在研究佛经时,得知事物有所谓“刹那无常”即刹那刹那在变化,但刹那刹那变化云者,我们对刹变化是不是能亲切,直接的感觉到呢?我们的经验,似乎分析时间达于最短最短的刹那时,不但不容易直接感觉到刹那为无常,而且反以它为常住不变!原因是,我们如果没有“刹那”是实在这一观念,则“某物在刹那刹那的变”的观念,似乎顿即消失而无持续下去的可能了?由此来说,极微与刹那皆实有,不是不在“诸行”中我出“不诸行”的东西来了呢?在这种情形下,我们何以透过诸行无常这一个法印呢?这是须要深刻研究的!

此外,我们还可以看,在印度诸家哲学中,是不是有主张佛教所说一切诸行中底事没有不是无常的呢?据我所知,在印度哲学堂中任何一派都没有主张一切事物皆是无常的,倒如胜论师的六句义――实、德、业、大有、同异、和合。第一实句包括的地、水、火、风、实、时、方、我、意(就是精神)九个东西,是一切事物的基本原素,皆是常住的,地水火风,佛法也讲,但佛法皆入无常的“诸行”之例,因为这些都是色法,色法在佛法里极其粗显,是无常的,不成问题,其“空”若是如小乘所说的虚空无为,则属“无为法”自非无常,但若是佛法的空界或空――显色,则亦无常,“时”和“方”乃心不相应行法,其为无常,亦即可知,“意”设为佛法中心法,也是无常的,只有我这一法,佛教根本否认,则无所谓常或无常,由此看来,胜论师的实句九法,除“我”以外,其除八种佛法中都说是无常,而他们却主张都是常。

数论师立二十五谛―――自性、大、我执、五唯(声、触、色、香、味)五大(空、风、火、水、地)五知根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皮)五作业根(口、手、足、小便、大便)心平等根(等于佛法中所说的五识)我知者,(神我),其中除神我与自性外,其余二十三种自性所生,虽是无常,但惟有转变而没有生灭,以与佛法根较,“自性”和“神我”,佛法根本否认。自性渐增的“大”,意近心不相应行的“得”,自然是可以灭坏的东西,“心平等根”若是心法,“我执“若是心法”的作用,也是可灭坏的东西,“五唯”(五知根)及(五作业根)都是色法,所以也都是可以灭坏的。总之,在数论的二十五谛中,除了纯粹属于偏计所执莫须有的东西,(如神我、自性外),其余诸谛如果是属于自然,社会上所有的,则以佛法说,就都是无常的,可毁坏的法,但他们说为不可灭坏,谓世界上无灭坏法。

胜论和数论是印度的代表哲学,他们所说的东西,从是实上有的,但多分都赋予常住不灭之法。又如以禅定的力量执四禅,四无色的境界为涅盘的,同时也就是承认静虑,无色是常住;若说是常住,除非了承认它们是涅盘境界,照这样说来,如果我们还浑然地说,不懂佛说诸法无常,即世间一般哲学也同样说诸行无常,实为大错!并且,我们如果不细心地深刻研究,只是人云亦云地总相而说“诸行无常”那就要向前面所说的一样,不但外道主张诸行中底事物仍不无常的,即佛教自己的极微和刹那,又何尝不是无常的呢?所以,我们要想透诸行无常的法印,即对诸行无常这一为事物所尽有,为佛陀所尽知和尽说的规律,获得纯然无间的定解,就必须首先确定;那就称为无常的诸行。不单指现前眼见的粗色等相,实包括三界一切有为法,其中不管它是极乎其微的物质也好,最短最暂的刹那也好,再到四禅定的超人境界也好,一切一切,无一不是克的,可以灭坏的。

上面讲的是无常的“诸行”现在来谈诸行为什么是无常的道理,知诸行皆无常的能知,有比量和现量的两种,前者是籍理由构成的决定知解,没有理由就不会现起无常的观念,后者是直觉的亲证,不须任何理由,其现觉情况的单纯,简直无以复加,先说现量的。

例如:小乘证初果的时候――小乘见道,不由“性空”而以四谛,四谛各有四种行相,普通叫做四谛十六行相,四谛各有四心,合各见道十六刹那,就中苦谛的四刹那为苦法智忍,苦类智,法忍,法智为缘切近的人生世界者,类忍,类智为缘高达的人生世界(色界、无色界)者。苦谛四种行相为无常,苦、空、无我,四刹那与四行相,非必一一相对,四行相为平时对苦谛所起的观,即平常可以“无常”观察苦谛;由于平常这样各方面对苦谛的观察,观察至真正初果时候,其四刹那随便缘四行相中那一种都可以,这是说,四刹那是依着上,下界及自身力量而分的,它们任何之一都可以缘四行相,但在缘的时候,又不是把四行相一齐缘书的。这个原则,于是三谛皆可适用,所以,实在地说,所谓见道十六刹那的谛十六行相,实际只有一谛和一个形相(各中随一),其余十二个形相(随应所余)固然也能缘到,但或是加行时的预观,或是见道后的重起,非再见道中,这样,真见道不惩任何理由,如果真见道对于苦谛是以“无常”形相去亲证的,那就是诸无常的现量。

诸行是无常的,如果用此量来知道这一规律,就全靠充分正确的理由,这理由略有如下几种:

(一)诸行现象暂有暂无故,所以是无常。

(二)暂性事物以因缘生故,所以是无常的,用这个事理来证事物是无常的,最有力量,即:一切事物为什么是暂有暂无的?委细推之:“因缘”而已!一个事物所依靠的因缘,并不是一件,必假众多的因缘,才有暂有暂无的现象,事物为为随许多因缘条件而有、无的例;如一眼识、或由二缘,(十二处教)具备才生,渭“根”和“境”否则不生,或由三缘(小乘)方有,谓有眼根,色镜和“等无间意”否则不有,或由四缘(唯识宗)加眼识的(亲因种子)或更尽理而谈,要由九缘(唯识)方生,即,一个人虽然具备了上述四种缘,但也不能一定有眼识生起,譬如睡眠,故还须能够发动的“作意”,虽有发动,假若处在 室里仍不明见,故须光明,虽有光明,如果根境之间有东西障碍着,也不得生,故犹须(空)其余尚须,第八识为根本依(和第七识为染净依)这个例子告诉我们,一切事物的有、无,完全依赖因缘的具、缺。而因缘时时刻刻可有可无,所以我们要知道,由因缘显现的暂有暂无的一切事物,都必然是无常的,可毁坏的。

(三)、暂性事物刹那亦变故,所以是无量的,比方我们这个讲堂,(注四)从建立到现在仅仅五年,我们就发觉它旧了,但我们要问,这个讲堂为什么会旧呢?它是什么时候旧的:去年呢?还是今年?今天呢?还是昨天?,如果一个人感觉自己老了,他是什么时候老的,昨天呢?还是今天呢?今年还是昨年?我们如果推究下去,就可知事物底长时间的,粗大的变,并不是偶然的,它们骨里面,是每一刹那每一刹那都在变化着呢?不过我们对那粗显,长时间的变较有感觉,而于细微短暂的变易觉知吧了,同时“刹那”亦绝不是实在的,不变的,所谓刹那,也仅仅是我们由大的长时变,推知到小的,短暂的变,而短到不能为我们的比量理智分析时,为了便于理智确定与说明给起的一个假名。

(四)“经”说暂性事物皆有四相故,所以是无常的,四相即生、住、异、天,如俱舍等说,大乘如中论等只说三相,那是因为“住”颇含不变的倾向,遂故意并如了“异”相的缘故,一切有为事物,每一个刹那都有生异,灭三种状态,故知诸行是无常的。

(五)因明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  下一页

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热门图片
     

    在色空不二中实践人间佛
    热点文章
     
    普通文章 四宗要义讲记 (2009-05-09)
    普通文章 中 论 (2009-05-09)
    普通文章 丛林基本知识 (2009-05-09)
    普通文章 在色空不二中实践人间佛教事业 (2009-05-09)
    普通文章 八識規矩頌 (2009-05-09)
    普通文章 中国佛教的传播与发展概况 (2009-05-09)
    普通文章 般若波罗密多心经释义 (2009-05-09)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:西普陀寺
    地址:贵阳市白云区云峰大道南湖公园龙井路西普陀寺
    电话:13984380774 0851-85829609、85841957 邮编:550000